<code id='qlrqi'><strong id='qlrqi'></strong></code>

    <acronym id='qlrqi'><em id='qlrqi'></em><td id='qlrqi'><div id='qlrqi'></div></td></acronym><address id='qlrqi'><big id='qlrqi'><big id='qlrqi'></big><legend id='qlrqi'></legend></big></address>

    1. <tr id='qlrqi'><strong id='qlrqi'></strong><small id='qlrqi'></small><button id='qlrqi'></button><li id='qlrqi'><noscript id='qlrqi'><big id='qlrqi'></big><dt id='qlrqi'></dt></noscript></li></tr><ol id='qlrqi'><table id='qlrqi'><blockquote id='qlrqi'><tbody id='qlrq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qlrqi'></u><kbd id='qlrqi'><kbd id='qlrqi'></kbd></kbd>

        <i id='qlrqi'><div id='qlrqi'><ins id='qlrqi'></ins></div></i>

        <dl id='qlrqi'></dl>
        <fieldset id='qlrqi'></fieldset>
      1. <ins id='qlrqi'></ins>

          <i id='qlrqi'></i>
          <span id='qlrqi'></span>

          走進影視丨《問答》影評:英國《開心辭典》史上最大的醜聞

          • 时间:
          • 浏览:13

          1997年戴安娜王妃的溘然離世在英國群眾眼中代表著黯然神傷的世紀葬禮,可是對於英國電視制作人看來這無疑是喪鐘的預兆:隨著戴安娜王妃的葬禮直播成為瞭史上收視率最高的電視節目之一,前人對電視娛樂所做出的探索都被這牽動國傢上下的意外徹底否定。

          趁著英國電視業萬念俱灰之際,Celador公司電視制作人保羅·史密斯提出瞭她的“救市企劃”——益智問答節目。不同於美國起源的所有小打小鬧的問答電視節目,保羅·史密斯提出企劃的重點在於一個字“貴”,破天荒百萬英鎊的闖關獎金是一場豪賭,也是垂死掙紮——《誰想成為百萬富翁》就在懷疑和篤定中橫空出世。

          本來就懸念重重撩撥人性的問答考驗與巨額賞金相聯結,立馬征服瞭ITV電視臺的管理層,也點燃瞭整個英國的收視熱情。火爆的收視率不僅讓電視臺大發橫財,造就瞭英國電視業的奇跡;更“內銷轉出口”地把《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版權賣到瞭發源地美國的ABC等75個國傢,可謂是全球電視業的奇跡。

          既然有賞金,怎麼會沒有賞金獵人?《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的巨額賞金吸引來一批自發組織起來的答題狂熱愛好者,他們奮發圖強訓練答題技巧、尋找規則漏洞,無所不用其極地想借巨額賞金一步登天,其中就包括艾德裡安。

          艾德裡安出身自“答題世傢”,父親和妹妹都是酒吧答題遊戲的死忠,自然生意破產的艾德裡安把《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當作救命稻草,把遊戲看作瞭自己的生活,甚至不惜親手制作答題器隻為搏得一個好成績。隻可惜好不容易登上舞臺的他隻不過止步於32000英鎊,甚至不足以為此所欠下的債務,於是他隻好發動妹妹、妹夫參與遊戲……

          誰承想妹妹戴安娜同樣止步於32000英鎊,於是全傢隻能指望起根本不擅問答遊戲,陸軍少校出身的老好人妹夫查爾斯。當他們好不容易把妹夫推上遊戲舞臺,奇跡出現瞭,鬼使神差之間查爾斯竟然越戰越勇,一舉通關遊戲拿下瞭百萬英鎊的獎金。

          正在查爾斯一傢還沒來得及歡呼勝利之時,故事才剛剛拉開帷幕:ITV電視臺通過檢索錄像發現瞭查爾斯答題時的重重疑點,好像每一次他念到正確答案都會有人在背後適時發出瞭19次咳嗽的聲音,是巧合還是詐騙?查爾斯一傢瞬間從天堂跌落到瞭地獄……

          “三集片”迷你劇《問答》改編自2001年轟動一時的《誰想成為百萬富翁》作弊案,曾經計劃拍攝電影由休·格蘭特和凱瑟琳·澤塔·瓊斯出演,之後2017年還被改編成舞臺劇在英國巡演。傳說正是這個臭名昭著的鬧劇在之後影響催生出瞭《貧民窟的百萬富翁》和《愛情公寓》裡拙劣的山寨。毋庸置疑的是,天下觀眾都不得不承認問答遊戲節目的頂尖娛樂性,就像我小時候看過的《開心辭典》,作祟的無非都是大傢骨子裡渴望居高臨下,把人性擺在聚光燈下考驗的人畜無害的“陰暗面”。

          《問答》由《英國式醜聞》導演打造,於是你也不難怪它和後者的觀感竟如此相似。除瞭都值得一口氣看完之外,導演毫不吝嗇借“三集片”的體量去表達他對英國司法體制的懷疑:法律面前的階級差異到底會對真相造成多大的傷害?

          整個劇集把主要視角為查爾斯一傢,也是後來在醜聞後敗訴但仍然堅持辯訴的“小醜之傢”。從查爾斯一傢對《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的反應出發,《問答》幾乎事無巨細地把事件裡所有有利、不利的證據都平鋪到瞭觀眾面前。你可以說它“屁股歪”得過分,毫不掩飾自己的誘導性;但是“在高大堅硬的墻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一邊”的姿態還是盡可能為萬夫所指的重重疑點,盡可能公平地為媒體宣傳的笑話找回瞭最起碼較量的平臺。

          當然作為反派設定的ITV電視制作人也並非刻板印象裡二元論的壞人,劇中的他們說到底不過單為一個“錢”字,所有的創造、所有的控訴無非是對利潤的壓榨。於是自然,劇中仍刻意為反派設立瞭一個高光時刻,保羅和查爾斯在男衛生間相遇時《貧民窟的百萬富翁》既視感的相顧無言,足夠展現所謂反派在真相面前同樣動搖的無奈。

          在我看來,已經被媒體蓋棺定論的醜聞隻用短短不到三小時的時長不能為查爾斯一傢徹底“洗白”,種種被導演賦予堂而皇之的疑點隻能作為質疑裁決的證據而非事實的真相。但是透過這一場醜聞,《問答》最終要呈現出來的肯定不僅是事實本身,而是探討在不公平的規則范圍內,要求高標準的道德自覺是否合理?利用漏洞牟利是漏洞缺陷還是人性使然?裁決倚靠的是證據的完全自洽,還是像今天構陷作傢、詩人的“高中生們”那樣對隻言片語的惡意栽贓?在後O·J·辛普森時代,也許正義的執行隻需要被“見證”,而不必恰如其分。

          最後說回劇集本身,作為年代戲的《問答》把9·11事件、伊拉克戰爭作為時間的錨點,聊勝於無,遠不如BP機帶給人的時間印象大。演員方面飾演查爾斯的馬修·麥克費登出演過《傲慢與偏見》,飾演戴安娜的女演員茜安·克利福德因為《倫敦生活》的姐姐為觀眾熟知。其中最大牌的肯定是這兩年回春的馬丁·辛老師,在《好兆頭》之後他老人傢又幹回瞭《采訪尼克斯》裡主持的老本行,隻可惜當時身邊的馬仔馬修現在要在他眼皮子底下贏走百萬英鎊。

          劇集最微妙的點莫過於《問答》的出品方和刻畫的反派都是ITV,起訴選手再主動為其翻案,更像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子,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也莫過於此。現實裡《問答》的正反雙方在鬧劇背後算是分別得利:敗訴方查爾斯一傢獲得瞭幾十萬英鎊的稿酬揭露事實真相,拿著幾千刀的出場費四處宣講,至今仍否認裁決結果;而勝訴方的ITV雖然支付瞭超過百萬英鎊的訴訟費用,但是隨之加緊制作的紀錄片卻掙得盆滿缽滿,收看人數和戴安娜王妃葬禮時不相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