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f6puo'><em id='f6puo'></em><td id='f6puo'><div id='f6puo'></div></td></acronym><address id='f6puo'><big id='f6puo'><big id='f6puo'></big><legend id='f6puo'></legend></big></address>
    <span id='f6puo'></span>
  1. <tr id='f6puo'><strong id='f6puo'></strong><small id='f6puo'></small><button id='f6puo'></button><li id='f6puo'><noscript id='f6puo'><big id='f6puo'></big><dt id='f6puo'></dt></noscript></li></tr><ol id='f6puo'><table id='f6puo'><blockquote id='f6puo'><tbody id='f6pu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6puo'></u><kbd id='f6puo'><kbd id='f6puo'></kbd></kbd>
  2. <ins id='f6puo'></ins>

  3. <i id='f6puo'></i>

    <fieldset id='f6puo'></fieldset>

      <code id='f6puo'><strong id='f6puo'></strong></code>

        1. <dl id='f6puo'></dl>
          <i id='f6puo'><div id='f6puo'><ins id='f6puo'></ins></div></i>

          觀眾視角丨《黑死病》影評:瘟疫會過去,但這不是人類的勝利

          • 时间:
          • 浏览:11

          時隔17年,傳染病再次成為瞭全國人都在討論的話題,也讓不少相關題材的影視作品重新進入瞭人們的視野。

          鼠疫、天花、霍亂……每一個名稱後都是累累屍骨。我們通過影視作品來瞭解這些人類歷史上遭遇的強大敵手,反思己身,觀照現實。

          但有一部劇,雖然因為疫情的緣故,在豆瓣上的評價人數有所增長,可去年播出的第二季隻有兩百人評價,第一季也隻有不到三千而已。

          太少瞭,這部劇值得更多的關註。不隻是因為主題的應景,它本身就是一部制作精良、引人深思的作品。

          這就是西班牙驚悚歷史劇《黑死病》(La Peste)——

          故事發生在16世紀的西班牙港口城市塞維利亞,因印刷禁書被宗教法庭判處死刑的馬特奧·努涅斯(Mateo Núñez)為瞭遵守承諾,冒險回到依然在通緝他的這座城市,以尋回一名故友的私生子。

          在任務完成之前,他被宗教法庭抓獲。本以為難逃一死,但卻獲得瞭一個可恢復自由身的提議,那就是協助教會,揪出被殘忍殺害並拋屍在街頭的富商的殺人兇手。

          已經厭倦逃亡的馬提奧決定放手一搏,運用自己的學識和敏銳的觀察力來破案。然而,此時一場黑死病正在城市裡肆虐蔓延,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

          他不僅要面對接連出現的受害者和疾病的威脅,也將再次深陷這座城市的陰暗泥淖中,後者或許比瘟疫更為致命。

          和電視劇相比,《黑死病》的制作規格更像是對標電影。單集制作經費達到瞭180萬美元,大約是西班牙其它同市場高端虛構劇集成本的3倍。

          而成品也毫不遜色於英美的同類劇集,無論是佈景、運鏡還是剪輯都極具質感。

          21世紀的塞維利亞是一座美麗的城市,它是《冰與火之歌》裡的多恩花園。

          多恩的流水花園在塞維利亞王宮取景。

          而16世紀的塞維利亞,更是地中海與美洲新大陸的貿易集散地,財富不斷湧入這座繁華的城市,構建起巍峨的教堂和豪華的宅邸。

          但當我們隨著主角進入這座城市,觸目所及的卻是泥濘不堪的街道和衣衫襤褸的貧民乞丐。隻有在富商貴族之傢中,才能看到歷史劇常有的富麗堂皇。

          在這裡,幹凈隻屬於富人,窮人隻能滿身塵土、踩著街道上的爛泥艱難過活。連向來被勾畫成紅香軟帳的妓院,也隻有破敗的磚房和蒼白憔悴的肉體。

          剖開這座港口城市繁華的外殼,內裡早已被貧窮與饑饉蛀空。這個華美的袍子上爬滿跳蚤,帶來死亡的病毒正在上面勾勒暗紋。

          最開始死去的是城外貧民窟的平民。身上佈有黑斑,是黑死病無疑。

          黑死病起初爆發於1348年,奪去瞭歐洲三分之一至一半的人口。這也就意味著在本劇所處的時代,人們早就意識到鼠疫的危害。

          但商人為瞭自身的利益,用賄賂壓下消息,阻止港口封鎖。

          而當城鎮的居民陸續死去,市政府召開會議決定是否封城,對貿易和城市形象的影響成為討論的重點。滿城的人命被放上天枰,也敵不過金錢的砝碼。

          但財富無法阻止黑斑悄然攀附上富人的手腳,區別隻是他們有機會死在自己華美的大床上,而貧苦百姓則在陰暗的角落裡咽氣,殊途同歸。

          本劇用黑死病作為引子,讓觀眾看到瞭盛名背後的塞維利亞。在宗教和貴族統治下貧富差距顯著的城市,散發著美酒與腐肉的味道。

          如今附著在“歐洲”概念上的“先進”與“文明”都還不存在,這裡遵循的是原始的叢林法則,強者高高在上,而弱者群聚亦可成狼。

          幼小的流浪兒在城中拉幫結派。他們做著旁人不屑的卑微活計,然後在夜晚露出利齒,搶劫傷人。

          被辭退的工人們偷襲女雇主,撕碎她的衣裙,羞辱報復。

          作為人心指引的宗教,為瞭維護自己的統治地位,極力壓制著科學與新思想的啟蒙。當黑死病因為天寒鼠少而退去,主教在集會上歡呼是信仰讓人類戰勝瞭邪惡,將疾病歸咎於“異端”的新教徒。

          而被判處火刑的新教徒也沒有因為自己的信念獲得不懼火焰的堅強。火舌貪婪向上,鏡頭冷酷地記錄下他們的痛苦與嚎叫,以及圍觀者的狂歡。

          苦難就是苦難,無論是病死還是殉道,都沒有化成詩的可能。人們沉浸在劫後餘生的喜悅中,沒有獲得任何教訓。

          第二季的故事設置在五年後,塞維利亞靠著與西方的貿易從那場致命瘟疫中復蘇,但是人們依然在饑貧中掙紮,社會不滿給犯罪組織提供瞭滋生土壤。當馬特奧從新大陸返回這座他二度逃離的城市時,黑幫“石貂”(La Garduña)已經扼住瞭它的咽喉。

          這裡一切都可以用金錢換取,光鮮的上流社會和混亂的底層,並沒有那麼涇渭分明,為瞭利益可以不顧手段,為瞭野心可以狼狽為奸。馬特奧將和這座城市的新任市長一起,對抗這座城市的罪惡爪牙。

          時代在往前推進,但一切和五年前似乎也沒什麼不同。黑死病已經退去,城市再現榮光,但頑疾尚存,潛伏著,滋生著,成為懸在所有人頭上的達摩克裡斯之劍。

          “人們在街上慶祝黑死病已經結束瞭,到處醉酒狂歡,卻不知道黑死病從未消失。它沉睡在傢具裡,在衣物裡,在地窖裡,在箱子裡,耐心等待著被人類再次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