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wykuo'></fieldset><span id='wykuo'></span>

<ins id='wykuo'></ins>

      <code id='wykuo'><strong id='wykuo'></strong></code>
      <dl id='wykuo'></dl>
      <acronym id='wykuo'><em id='wykuo'></em><td id='wykuo'><div id='wykuo'></div></td></acronym><address id='wykuo'><big id='wykuo'><big id='wykuo'></big><legend id='wykuo'></legend></big></address>

      1. <tr id='wykuo'><strong id='wykuo'></strong><small id='wykuo'></small><button id='wykuo'></button><li id='wykuo'><noscript id='wykuo'><big id='wykuo'></big><dt id='wykuo'></dt></noscript></li></tr><ol id='wykuo'><table id='wykuo'><blockquote id='wykuo'><tbody id='wyku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ykuo'></u><kbd id='wykuo'><kbd id='wykuo'></kbd></kbd>
      2. <i id='wykuo'><div id='wykuo'><ins id='wykuo'></ins></div></i>
        <i id='wykuo'></i>

          1. 馮提莫《將夜》插曲《心奪命誘惑形宇宙》:在古韻跟現實間遊走

            • 时间:
            • 浏览:55

              《心形宇宙》是馮提莫為當下熱播電視劇《將夜》演唱的插曲。我想,對於馮提莫正式進入樂壇發展這件事情如今應當不會再有太多質疑。至少隻要關註過《蒙面唱將猜猜猜》這色綜合圖檔節目就該明白,馮提莫做職業歌手不僅是嚴肅的,更是,專業的。

              並且,馮提莫具備專屬優勢。此番為超級大IP《將夜》演唱劇作插曲就是其全方位展示優勢的機會。某種意義上講,她是演繹這首歌曲的最佳人選。

              《將夜》改編自網絡IP級玄幻小說,這種深厚的網絡根基跟馮提莫完美貼合。這倒不是強調自帶流量,而是因為出自網絡就具備可觀的“原始”能量,具體講就是,對於沖破條框的訴求。

              《將夜》這部劇本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當市場裡諸多影視劇盲目傾向於邀請高流量演員來造勢時,《將夜》則更關註基於原著創作的演員跟角色間的“適配”,演員陣容包括胡軍、鄭少秋、金士傑、倪大紅、黎明等實力戲骨。同時大膽啟用年輕演員擔當主角,這種傾向正好也適用在馮提莫,因為,她同樣屬於樂壇裡的新晉力量。

              馮提莫的“新”主要表現在拒絕被定義,如果以歌手標準來衡量,她其實沒有特定的標武漢軍運會新聞簽,如此的優勢在於她可以適配各種風荒野行動格。並且在演繹具體歌曲時,能夠借助這種不定形態賦予歌曲以層次感豐富的氣質。《心形宇宙》就是這樣一首層次相當豐富的歌曲。按照常規判斷,作為玄幻題材的影視插曲,《心形宇宙》應當偏向於古風系列。但其實,這首別致的歌曲隱藏著突破古風局限的能量。

              簡單講,《心形宇宙》達成瞭在古韻跟現實間遊走的狀態,在其中既能夠感受到強烈的上古色彩也能夠體驗到清晰的當代風采。這種遊走狀態是跟劇作相互匹配的。《將夜》自然屬於玄幻系列,但其實可以算在架空宇宙的同樣也是在塑造現實。這種關聯促使劇作具備清晰的“以幻寓實”的意義,具體講是探討該怎麼去面對紛繁的世界,該怎麼去把控不可預見的命運,是逃避還是去戰鬥?包括對於自由的選擇,是順其自然還是堅守自我?諸如此類問題存在於影視劇的宇宙裡,同樣也存在於我們生活的世界裡。

              鮮明層次的突顯在創作層面主要得益於代嶽東的把控,這位跟包括張傑、華晨宇、TFBOYS、黃子韜、譚維維、張碧晨、於文文等在內的歌手合作過的實力音樂人,參與《心形宇宙》詞曲創作並且主導制作,在保證跟《將夜》劇作主題配合的基底上將其塑造出高度風格化的特質。

              從這個角度來講,《心形宇宙》是出色的影視劇歌曲,同時,也是足夠優質的獨立作品。

            死亡詩社

              為保證《心形宇宙》兼具古韻跟現實的氣息,歌曲在編曲方面的選擇頗為講究。總體邏輯是極簡,拒絕過度進行渲染,而是將主導位置留給馮提莫的人聲。具體分析,傳達古韻方面主要通過弦樂來烘托出宏偉史詩般的氛圍。營造現實方面,鋼琴、吉他的部分承擔起構建當代感的任務。當然,無論是古韻還是現實都遵循極簡處理,開場的吉他跟鋼琴的零星呈現就是最典型示范。這種方式相當奏效,除卻聽感層面強烈直觀的“氛圍音樂”(Ambient Music)效果,更重要的是強化畫面感,有《Starry Starry Night》裡的溫綿星空也有《Across The Universe》裡的浩瀚宇宙。

              編曲完成整體架構的基礎上,馮提莫通過演唱進行前一步強化。就演唱選擇而言,馮提莫並沒有落入到古風的條框裡,不刻意追求形式上的古代感覺。她的演唱一方面通過字正腔圓的咬字來傳達遙遠的原始色彩,一方面通過具體的發聲方式來輸出當代流行情歌的味道。所以,這首歌曲在演唱層面呈現出古今並行的效果,這符合專屬於馮提莫的拒絕被定義的不定形態。

              經由馮提莫演繹,《心形宇宙》成為玄幻語境裡的愛情詩,在其中聽者可以穿越到《將夜》的世界見證寧缺跟桑桑的感情故事,也可以回到現實來審視自己的愛情經歷。歌曲裡馮提莫人聲中的“Air Sound”貫穿始終,這種縹緲音色配合著強氛圍感的配樂鋪陳出進行時光穿梭的隧道。在隧道裡可以清晰感知到愛情被賦予時間屬性後強大的張力,這份真情可以穿越時空、地域的局限,成為惠及普世的“光芒”。

              雖然隻是插曲,但《心形宇宙》已然足夠對劇集內容進行忠實傳達甚至是開拓性的延展。

              單純“心形宇宙”簡單四個字就已經將劇作的主要梗概表達,“心形”傳達出直觀的情感內容,正如《將夜》裡寧缺跟桑桑之間的感情推東風標致進。“宇宙”則是刻畫出整部劇作做構架出的“世界”,前文已經提及,《將夜》整體創作是架空宇宙,也就是獨立打造出一個世界,進而完成對於人間世事的觀察以及思考。“心形”跟“宇宙”間是修飾關系,同時實質上也是在進行一種升華提振,即從個體的感情戲上升到群體的世界觀。

              這是典型的“以小見大”的創作方式,具體歌詞更是由個體命運來引出宏大命題,主歌部分以“那一年的星空,清澈的像你的眼眸”開場即刻拉進兩人關系中,來到副歌部分,這裡所唱的“誰又能夠擁有一整片宇宙”則是跳躍天天操天天摸到更廣闊的視野。並且這其中其實蘊藏著“萬物渺小”的真理,你我的愛情在宇宙面前,顯得微妙。這種謙卑同樣緊貼《將夜》的軸心,寧缺跟桑桑都屬於渺小個體,這部劇作重視個體人物,專註於塑造人物性格,而非單純營造空泛的玄幻場景。而最終兩位主角實現“護衛蒼生”,撰寫“人類史詩”的使命則是在傳達個體雖然渺小但仍可成就偉大的立意。歌曲收場最終落腳在“寧願為您燃成最亮的火花,在浩瀚的夜空”即有在強調這份偉大。

              基於這種特質,格式精致的《心形宇宙》其實蘊藏著相當豐富的內容。歌曲在古韻跟現實見遊走的最終訴求就是要強化內容的感染力,這不僅可以成為瞭黃網站視頻解《將夜》劇作內容的入口,還可以成為讀懂愛情,認知世界(宇宙)的支點。總體而言,由資深娛樂策劃人劉曉洪負責企劃,“樂動時代文化”誠意出品發行的《心猿輔導形宇宙》體現出在作品創作以及呈現方面的正念,不盲目追求熱度、流量、陣仗這些縹緲的東西,而是保持敬畏心,專註於打造作品的品質感,並且,通過作品傳達“信、望、愛”這類正向的深刻信息。(文/趙南坊)